Jun醇鹿

懶癌畫手剪刀手
鋼鋸嶺為主

【鋼鋸嶺/Smides】In Time 03

/沿用電影In Time設定, 在未來2169年, 基因工程發達, 每個人出生時將會在左手前臂植入一個「時鐘」。優點是所有人都會在25歲時將停止老化, 缺點卻是在25歲生日後, 手臂上的時鐘就會啟動, 手臂上一年的時限就會開始倒數....../

*電影In Time AU, 努力不ooc
*他們屬於彼此, 但我想把他們扔小黑屋
*文筆不好, 只想說個故事

————————————————————————————

時間=貨幤=壽命
例如在12區, 一杯咖啡是三分鐘的價格, 一個月房租是三天。

時區愈接近1, 物價愈貴。

如果手臂上的「錶」時間歸零, 即你同時死亡

————————————————————————————

想由12區去1區, 並不是靠小小三年時間, 就可以做到的事。Smitty曾經聽過一個碼頭老工人說, 想在1區生活, 你至少得有五十年, 才夠你在那生活上一陣子。


憑著Linda修女給予的三年基礎, Smitty在三年間, 透過各種賭博、地下競技場和本身的碼頭技工正職, 辛苦攢得了三十年。他從未想過兒時用來贏取多一份麵包的比手力遊戲, 和自己出奇地一點就通的撲克技巧, 什至閒時練來的扔小刀練習, 會在這種時候幫了自己一個大忙。雖然現在下城所有的競技場, 都不再歡迎像餓狼一樣狩獵時間的Smitty了, 他什至得到了「獵人」的稱號。


Linda修女的時鐘停止三年後, 男人召來一輛計程車, 離開生活了二十八年的下城時區, 搭上往1區的路。


「We don't usually pick up customers from this time zone.」純黑色的車身, 代表來自尊貴的上城區。計程車司機毫不掩懷疑的眼神, 下巴微微上抬, 示意這個奇怪的客人, 讓自己確認一下這不是另一宗常見的劫案, 或者另一個無聊的小玩笑。


金發男人拉起了衣袖, 露出了他青綠色的手錶。然後便馬上重新扣好衣袖。任何擁有一年以上的人, 在12區都應該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畢竟在這裏, 大部分人只有一天的時間。


「I was lost.」Smitty坐上了計程車, 司機哼唧兩聲, 滿臉寫著不信任。


「去1區。」Smitty也不打算解釋。


一路上, Smitty摸著自己串短的頭髪, 拉扯著身上的深藍色西裝, 極不自在。頭發他留了三年, 昨天終於剪了, 賺到了十星期。從假發店走出來, 拉開隔壁平價西裝批發場的門, 交出六天, 換得了一套制服呢西裝。配合著男人長期出賣勞力換來的一身腱子肉, 西裝竟然產生了洗脫廉價味道的效果來。


「請付一年隧道跨越費。」又一個的收費亭*, 計程車後座伸出了一個手環*, 半圓形狀, 等待著乘客把他們的手錶奉上。「這些收費亭比我記憶中變得更多了, 那可是整整一年!」


Smitty已經只餘下二十八年了, 他試圖向前坐的司機搭話, 掩飾自己的不安。「嗯, 歡迎來到上城區。」


下了車, Smitty摸摸緊貼在胸膛的項鏈。那是一個晶石型的淺藍色收納盒, 12區的人們只支付得起最便宜的消逝方式——火葬。無情的高溫, 一個人的存在證據就這樣消失。


男人之後得到一個棕色的小瓶, 很輕, 但很重。Smitty在修女生前愛去的地方, 都灑下了一點白花, 並把最後一撮花粉, 收入項鏈小盒。瓶子留下了在孤兒院, 他總覺得那發著啞光的器皿, 實在太重太礙事了。


那是一個靈魂的重量。


銀白色的街道, 地上一塵不染。高樓大廈之間, 停泊著一輛輛銀灰色流線型的車輛。Smitty已經餓得太久, 這天的到來令他太過緊張, 甚至沒好好吃上一頓早餐。拉平身上的西裝, 男人決定不去問面前那些身穿純白衣服的人。他轉過身, 拍拍還停泊在原地的計程車——那大概是在這區唯一和自己相近的顏色了。


「餐廳?我建議你上前面街角那間Osborn & P's, 他們那裏的Dry aged steak聽說無懈可擊, 焗龍蝦和那些要命的生蠔...沒有人能抗拒。」計程車升起玻璃, 把Smitty扔在原地。


拉起衣袖, 時鐘不會因為你置身新環境的不安而停下, [0028.10.6.15.44.09], 二十八年, 十星期, 六天, 十五小時, 四十四分, 九秒。


Smitty在褲上隨意擦掉手汗, 二十八年在12區差不多可以讓你活上對等的二十年, 雖然Smitty十分懷疑他在1區能捱過多少時間。一年?什至更少?他開始在街道上撒開腿跑, 管不得街上所有人都向他行注目禮, 現在Linda修女的大理石像實在不那麽重要, Smitty決定好好敲賞一下能將三年變成三十年的自己。憑著自己的技術, 他大概可以把在1區賺到的時間, 用儲存匣裝好寄回去給孤兒院。


「Osborn & P's」那是一間銀鐵色和灰藍色為主調的餐廳。「高級」兩個字仿彿直接投影了在灰白色的外牆。Smitty身上每一個細胞, 由畫著一絲不苟,艷麗妝容的接待員走過來問「是不是一位?」的那一刻, 已經尖叫著想要離開。


他不適合這裏, 他大概永遠都融不入這麽高級的1區。


太晚了, 胸前掛著「Tom」名牌的矮個子服務員, 笑著拉起Smitty的手往裏走, 並將男人往椅子按了按。


「Hello! 這裏是我們的餐牌, 這邊是今天的set lunch, 先生你會想吃牛扒, 龍蝦, 烤魚還是鷄柳?豬扒?噢, 還是你單純想要飯, 意粉那些?我們都有噢!」棕髪的男孩由拿出餐牌的那一刻, 就再沒停過嘴。


「呃...我想先自己看看......」Smitty實在沒遇過這樣話噪的一個人。被稱為獵人的男人,在這刻被嚇得不敢向一個小男孩說話。「好喔好喔, 我在那邊等你!」


......拜託, 誰來讓那孩子閉嘴。


「噗。」隔桌的笑聲, 在Smitty心煩意亂胃袋空空的時候響起, 他完全搞不懂餐牌上牛扒的種類有什麽分別。


「What are you smiling at? Beanpole!!」分不了肉眼, 沙朗, 菲力有錯嗎!12區有的只是用各種碎肉攪拌而成的「牛」肉罐頭!


然後為什麼那個本來笑得很好看, 鹿仔大眼都彎起來, 蜜糖色大像裝了星河的男生, 在我吼完他後不再笑了?!他有眼尾紋都笑得那麽好看!


被發現偷笑的男孩, 的確對得上豆杆這個稱呼, 即使坐著, Smitty也能透過男孩身上那件寬鬆的白色棉麻上衣, 看到那對深陷的鎖骨。聽到beanpole這個稱呼後, 棕髪男孩骨節分明的手抖了抖, 差點拿不穩水杯。


「噢先生, 你一定是十分苦惱午餐要點什麼對吧?我很推薦這裏的菲力牛扒噢, 一份Well-done的菲力實在會讓你回味無窮的。」坐在男孩對面的棕髪碧眼女生, 好意的遞過了餐牌, 像是要為失禮的同桌人致歉一樣, 向一頭煙的男人提供建議。


「Dorothy......!?不要這樣啦...!」




/

*收費亭



*手環



评论(4)
热度(22)

© Jun醇鹿 | Powered by LOFTER